珞珈山的樱花,惊艳了江城,婆娑了时光

2020-03-28 0/344615

0 分享

春天,与花相关的故事很多。最著名的当属武则天垂青洛阳牡丹,隋炀帝痴迷江南琼花。而樱花种植在中国,已有两千多年,它盛植日本,也有千余年的光景。

珞珈山下的樱花,当然离不开著名的武汉大学了。上世纪20年代,改组后的国立武汉大学首任校长王世杰先生,以一封饱含浓浓乡愁的家书,从故乡咸宁崇阳,请来了一批野山樱,从此,武汉大学的山水之间,便有了樱花的诗意。

后来,著名诗人闻一多将原来的“落驾山”,更名为“珞珈山”。如是乎,一向僻居荒野的山樱,华丽转身,跨进了长江边的大城市,开始了同日本樱花分庭抗礼的尊贵待遇。

珞珈山下多姿多彩的樱花季,确实很美。一径向上,曲折回环,皆掩映在樱花虬枝错落之间,自然之趣在于花与花之间或竞芳,或亲昵,抑或俯仰,但无论以哪种姿态呈现,都别具一番风情。不管是三两位长发及腰的少女拂花漫步,还是四五位黑发少年嬉于樱下,都体现了江城随处可遇的人文妙曼与独特风韵。

武汉大学的樱花季,典雅与灵秀相融。古典的校门牌楼,仿佛隔而不断地连结着樱花大道一侧的古建筑,这些建筑群落单独来看,颇有古朴、厚重、智慧与沧桑之感。它们和樱花相依相偎,或俯览,或仰望,深感典雅在胸,灵秀入目。

著名作家熊召政推介湖北旅游时,用了四个字:灵秀湖北。湖北因湖而名,因江而盛,因商而昌,因武汉而气宇轩昂。应该说,没有哪两个字能概括、表达湖北的全部,熊召政最后落脚于“灵秀”二字,也当是睹形之于外而发之于内吧。

“梅花谢后樱花绽,浅浅匀红。试手天工。百卉千葩一信通。余寒未许开舒妥,怨雨愁风。结子筠笼。万颗匀圆讶许同。”宋代诗人赵师侠一首《采桑子》,道出了樱花逆寒而芳的高贵品质。

樱花之美,不仅专于其瓣如蝉翼,米白浅粉的含蓄,也不仅专于其蕊若精灵,凌寒斗霜的向上,更见其叶未生成而花自绽的灵魂。菊能凌寒黄,梅能斗霜香,又怎么能不依叶之呵护呢?唯有樱花能逆百花风物而芳。也许正缘于此,才赢得了无数人赞赏的目光吧。

江城的樱花,不只是珞珈山有,东湖有“樱花园”,桂子山有“樱花角”,梨园广场还有一株古樱。其实,无论樱植何地,每年春天的樱花季,正是人们触摸生命、感悟得失的大好时机吧。

参与讨论

热门评论

暂无信息!